2013年10月11日 星期五

分享│我在韓國禪修的日子!


感謝來自汪源晧師兄的分享,他雖然到韓國首爾大學交換學生一年,仍然固定禪修,每周連線上課,一個人就坐在宿舍椅子上,上 悟覺妙天師父的課,跟大家一起禪定,從沒有缺課過,更沒有因為地理遙遠而偷懶,現在回國了,又回到館前會館上課。

妙天師父上周才說,大家要把會館放在心裡,用這樣的心來禪定,就可以隨時在佛國!



大家好! 我的名字是汪源晧,目前就讀於政治大學外交研究所,去年在韓國首爾大學當交換學生,以下是我一點點的心得分享:

老實說,我是一個考運非常背的人。當年考大學時,落點預測應落在政大韓文系,只可惜當年韓文系錄取分數上升10分!我就進了政大社會系。在社會系時,意外地對國際事務產生了興趣,就雙主修了外交,後來乾脆轉換跑道,在 師父的引領下,擠進外交研究所。

研究所時期,因緣際會之下,注意到韓國這新興國家,便產生了到韓國當交換學生的念頭。甄選的過程中也是諸多不順,考運依舊背到底的我,還是在 師父的慈悲之下,奇妙的申請到韓國top one 的首爾大學!現在回想起來,時過多年, 師父還是圓滿了我與韓國的因緣,心中滿是感激。

在韓國時,平日上午在語言中心學韓文;週四下午上研究所的課,認識了五湖四海的朋友,有的來自歐美、有的來自日本,最多的來自對岸,跟他們相處之後,我才見識到世界有多廣闊!其中我跟大陸的朋友感情最好,什麼都能聊,過程中我學習到「地球本是大家庭」的格局,人與人之間真心的交往,又何必侷限於國家政治呢?其中一個中國朋友還夢到要去修行,笑說一定是跟我混太久了。

首爾大學課業繁重,我為了不負使命,唸書的時間遠多於遊樂。每週二晚上就是我最快樂的時光,一定早早準備好在電腦前面等待連線。韓國生活的大小事、韓文學習、研究所課業跟畢業論文其實壓力不小,人在國外也只好自立自強。 師父傳法總能清靜我一切汙染,點破無明,讓我重新燃起力量衝刺!

雖然身在國外,禪定的感受完全同步,連腳痛也絲毫不差(笑),此外, 師父慈悲,在今年4月9日精修班還特地開示,說北韓這次不會打,讓身在韓國的弟子安心,足以印證「佛陀說法,句句為我說」的真理,連我這一個小小旅外弟子差點被北韓的惡勢所嗔,都瞭若指掌。

觀察韓國人民的生活,樂活者有之;悲苦者有之。有許多受惠於經濟發展的有錢人過著貴族的生活,也有每天拼命加班的上班族,也有月薪不到22K的勞動者,壓力大者,不分貧富貴賤,自殺新聞時常有之。

南韓人為了娛樂或是逃避壓力,許多人選擇大口喝酒、大口吃肉、通宵達旦的唱歌玩樂,首爾幾乎是個不夜城;平常聊天的內容也不外乎是金錢、物質,報紙調查也指出韓國人民的精神生活空虛。如果他們可以修行的話,生命會有多豐富啊!有多少生命可以得到拯救啊?會有多少人跟尹東哲師兄一樣「前我失喪,今被尋回,瞎眼今得看見?」

觀察到這裡,我才領悟,原來韓國光鮮亮麗的背後,背負的是眾生的苦難;不夜城的人們,原來是苦中作樂,不是離苦得樂,每個生命需要的,是解脫輪迴的正法。

我希望這段留韓因緣不因學期結束而終止,而是 師父地球佛國宏願的開始, 師父曾言未來佛陀正法將從臺灣傳回大陸、傳到世界各地,我期許自己成為 師父宏願的推手,能夠幫助更多的眾生找到回家的路,重回靈性的家。

文/汪源晧(館前禪修會館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請注意發言禮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