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3日 星期五

禪宗真傳:悟覺妙天禪師之法脈傳承 (完結篇)


遇見第八十四代祖師敬哉禪師

悟覺妙天禪師在四十二歲時,一個偶然的機會下,認識了禪宗第八十四代祖師敬哉禪師,從此開啟了真正靈性修行之路。而這是祂訪道摸索兩年之後的殊勝機遇。

敬哉禪師是一位在家居士,原是一位從大陸飄洋過海來台的外省人。

民國三十年代,國共內戰期間,中原板蕩,神州沉淪。禪宗心印幾經波折,一脈傳承到了禪宗第八十四代宗師敬哉禪師身上,祂和歷代祖師一樣,致力於傳承正法,弘揚正法。

然而,當年共產中國所貫徹的無神論,讓佛法在中國幾乎滅絕。三武滅佛的歷史似乎重演。

敬哉禪師眼見神州易主,河山變色,在中國大陸已無弘法的可能,恐怕連秘密尋找傳承人的天職也會受到耽誤。幾經考慮,便下定決心,跟隨著國民政府遷移來台,嘗試弘法及尋找傳承人。

敬哉禪師到了台灣以後,發現國民政府治下的台灣,飽受共產黨滲透的危機與風險,孤舟風雨飄搖,且隨時處於戰爭準備狀態,保密防諜嚴密徹底,各類集會活動受到嚴格管制,宗教活動也受到嚴格的限制與壓縮,要想公開弘法根本不可能了。因此,只能私下尋訪優秀人才,積極弘法,希望能夠覓得佛種法子,將真傳妙法傳承下去,等待世局變化後,可以將正法發揚光大!

敬哉禪師來台,猶如當年達摩祖師西來,都是在神州板蕩的背景下,將佛心印帶往一片全新的國度,重新生根發芽!

當敬哉禪師致力於尋找法嗣傳人之時,悟覺妙天禪師也因緣際會遇見祂。

敬哉禪師辨認出了這一位優秀法嗣,是一位累劫累世圓滿修行成就的大修行人,只為再來人間弘法度眾,為了讓這位優秀法嗣據被一切圓滿弘傳正法的證量、智慧與能力,祂給予了極高難度的艱苦課題。

據禪師回憶,由於祂先前兩年的訪道經歷,接觸了許多神異的修行門派,了解到諸多神通與不可思議的現象,令祂感到非常驚奇。但是,祂也慢慢發現,這些神通其實並不值得學習,因為並不能解決真正的問題。這也讓祂在遇上敬哉禪師以後,立刻了解到這才是真正的修行之道,加倍珍惜。

禪師一開始跟隨祖師修行時,原本還有幾位同門一起修行,但是因為修行太過艱辛,考驗非常巨大,到最後全跑光了,最後只剩下禪師一人。

剛開師追隨祖師的頭兩個月,祖師請禪師先讀佛經,而且先從《心經》開始看起。猶記祖師當時交代:用心讀,一直讀,讀到懂為止。

禪師請問祖師:「如果看不懂的話,可不可以來請教師父?」

祖師便回答:「看不懂就一直看,看到懂為止,等你看懂了,也就不必來問我了!」

禪師回憶道,後來也就真的是這樣。所以祂才了解,其實祂的師父已經將佛法的智慧應化給祂了,對話裡面就已經把力量給祂了。所以禪師提醒我們,法中有法,話中有話!

禪師也回憶道,當時祂也請問祖師:「甚麼是開光?誰都可以開光嗎?」

祖師回答說:「外面很多人開光,都只是形式的,真正的開光是要看你要恭請哪一尊來,你必須要有能力,而且要知道恭請的是哪一尊來才行。」禪師說,祂這時才了解原來法界的變化不可思議,絕對不是表象形式看到的那樣。

禪師也詢問祖師:「甚麼是超渡?誰都可以超渡嗎?」

祖師也回答說:「超渡並不是一般人就可以的,比方說,你今天當總統,或當行政院長,你就有辦法讓別人當甚麼官,比如當內政部長,但如果你不是總統或行政院長,你就不可能讓別人當那個官。」

禪師因此勉勵我們,修行要一步一腳印,腳踏實地。

禪師緬懷起,自己在跟隨祖師的頭兩個月所印證的,就遠遠超過先前那兩年訪道的摸索期。

接下來,禪師非常精進修行。

據禪師回憶,當時,他還有軍職在身,曾經在廣播電台工作的那一年,有一度祖師會在禪師下班,大約傍晚六點多,會到電台門口外等禪師下班,然後帶禪師回家。

師徒倆人回祖師的家後,祖師會教導禪師許多事,通宵達旦,談話不止,天亮才結束,讓禪師回家盥洗,禪師再去上班。

如果只是偶爾一天還好,但接下來竟然每天下班時刻,祖師都來等候,每晚都是通霄達旦的對話。禪師回憶,到了凌晨兩點多,最想睡覺,但是祖師會教祂許多法界之智慧,和十個法界的語言與變化,根本不像現在帶大家修行可以禪坐趁機休息。

如此通宵達旦的師徒對談,實在傳奇,竟也持續整整半年。

禪師說,就在這個階段,祂磨練出了最高的精神力量,去克服了身體的疲累與極限,而這正是修行成就所須具備的精神條件。

因此,禪師經常勉勵弟子:精神戰勝物質!

禪師也提到,在跟隨祖師修行短短兩個月後,祂就可以清楚察覺體內的正邪之氣,對於各個內臟的正邪之氣可以感知與調整,也從祖師的教導中知道,修行不是人在修,是內在的靈性在修行。

此後,禪師繼續追隨祖師修行六年。

後來,祖師見禪師已經有所成,便告知禪師應該入山修行,去融入大自然的環境,放下人間的一切,適應大自然,去圓融一體的修行。祖師說,「山洞裡的蝙蝠都可以做你的老師!」

於是,禪師便在台北縣一處山中,覓得一處山洞,實際體會離開社會群體,進入大自然,全心入禪定的修行方式。

當禪師覓得一處適合修行的山洞,第一次進入禪定時,他回憶道,裡面真的有很多蝙蝠突然飛出來,原本把祂嚇了一跳。但祂想起祖師說過,「山洞裡的蝙蝠都可以做你的老師」,祂便安心地進入禪定。

在最初的第一次禪定,大約一個小時左右,當祂下坐時,赫然發現地面都冒出了水,衣襟褲子都濕溽了,仔細一看,原來地面竟冒出汩汩清泉。祂感覺到非常驚異,祂開始做的時候地明明是乾的啊!

禪師當下體悟到,當一個人什麼都放下,身心無罣礙,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的時候,這力量是非常強大的,連大地都感應到宇宙生命的能量。禪師才瞭解,自己已經從大自然中見證禪的智慧,見證禪不可思議的大生命力。

禪師此後數月,便在此處安心禪定,因為完全離群索居,徹底放下了人間的俗塵與事務,所以境界快速提升,更見證了太多不可思議的異象。

禪師也回憶到,這幾個月的山中修行,即使祖師不在身邊,祂也可以在禪定中見到祖師來這裡教導祂,也更見證法身力量無遠弗屆,光電印心的能量也讓祂感受到大威德力與不可思議。

這段期間,禪師只喝水,偶爾到山下村莊裡買些水果,根本不食人間煙火,這樣過了半年,禪師想:「人如果只喝水,一樣可以過日子,賺那麼多錢要做什麼?功名利祿又如何?人與人之間又有什麼好爭鬥的呢?」有了這一層體悟,當下更感到心胸無比開闊,通體無限舒暢。

禪師在深山禪定期間,發現了一個修行秘訣,就是修行首先要得到「清淨」,身心清淨以後,不但一切煩惱及干擾都當下斷除,身體也自然沒有病了,精神舒暢愉快。

同時,禪師也體悟到,清淨中特別有智慧,這種開悟的智慧,是一種「無量心」,心裡想的是全人類、全宇宙的事,是如何讓生態萬物及人類和睦相處的事,是一種關懷眾生的大悲心,而不是像過去想的只有自己的事。

禪師在體悟「清淨、智慧、圓滿」的修行法要後,每次禪定均能進入深定。入定後,以本尊金身與佛陀、上帝及其他星球的世界相應,此時見到超雷射光,即知其本意,因為禪的世界就是「光電的光明世界」。

後來,禪師圓滿了這一段山中修行,與大自然適應的生活後,再度下山回到生活及工作中。

此後,禪師已經能隨時進入入禪的世界,處於禪的世界之中。

沒過多久,在一次禪定中,禪師見到一尊閃耀著萬丈光輝的金佛,在體內圓融一體,大放光明,香氣四溢,室外百花盛開。

這時,是禪師證悟法身的境界。

而另一尊比這尊法身更高大的金佛,則由頭頂禪心輪處進入。進來時,禪師感應到一股強大有如數千百伏特電壓之光電,瞬間流進身體,普照色身遍處光明,同時見證到禪心輪中顯現同樣金光閃閃的明珠,互相照耀,光氣萬千,變化無窮,全身溫熱有力,最後合而為一,其不可思議之微妙化境,實無法言傳。祂是一個光身,可自由來去。這時,禪師已證入佛之三身。

這一年,禪師四十八歲。

當禪師證道時,夜晚室外所有的樹、花,在一夜之間百花齊放,足足開了一個多月;睡覺時,禪師見到天花板有人對著他微笑,並且發現月亮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很多景象,景緻清晰易辨,別人身上的病痛、災難、禍福,則可當下得知,亦能化解。

此時,禪師深深瞭解,若沒有「禪」的造化力量,這人間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,而如何修行、如何證道,則完全了然於心。原來聖經中記載著耶穌基督所背負的十字架,並不是指為人贖罪,而是十字光,是耶穌證道時得到的大證量;而所謂「復活」,是指法身化成十字光,回到了天國。

因此,禪師確知人類要見到上帝、佛陀(宇宙造化之生命光源),必定要經由禪定轉化成宇宙光,再回到上帝、佛陀的光明淨土,這就是聖靈之光,回歸天國佛國的唯一大道。

自此,禪師明瞭自己的見證與使命,必須將佛陀的正法弘傳出去,讓所有眾生都能夠來修行這麼殊勝的禪宗印心佛法。

自民國七十二年開始,禪師開始了祂的入世弘法之路,到現在,三十年頭過去,祂仍然不改其志,傳承與弘揚佛心傳心的佛陀正法,擔負著濟世救世的佛陀工作。

(全文完)

這張照片是1992年8月30日,悟覺妙天禪師帶領十餘位弟子,前往大陸參訪,在山東省登上泰山途中的一處山洞,當時禪師見到此一山洞,就進去坐了一下,剛擺個姿勢,眼尖的覺妙地明居士,眼明手快的拍下了這張歷史性的照片。特此感謝覺妙地明居士提供照片。

1 則留言:

  1. 請問敬哉禪師何時圓寂的呢?妙天禪師跟了敬哉禪師這麼多年,有沒有留下照片或隻紙片字呢?

    回覆刪除

請注意發言禮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