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16日 星期一

分享│聽力恢復的禪修見證!

我是吳岱潔,目前在醫院擔任復健科的職能治療師,我大二時曾受中度重聽及耳鳴之苦,那份痛苦仍讓我印象深刻。

 
猶記開學大約一周後,某天早晨,當我一張開眼時,突然出現耳鳴這種惱人的聲音,如影隨形跟著我,腦袋中如同有一個壞掉的收音機,持續不斷發出如機器運作的噪音。

若是和他人交談,壞掉的收音機會增為兩台,腦內的噪音會擴大為兩倍,聽老師在課堂上的授課尤為痛苦,課堂的麥克風擴音讓耳鳴噪音也擴大為三倍,常常要把自己的耳朵摀起來,才有辦法勉強上完課程。

之後前往台大醫院檢查,印象中醫師安排了各式檢查卻仍無法告訴我肯定的原因,只知道我的耳朵構造和神經系統並無病變,右耳的聽力損傷卻為中重度的重聽 (左耳正常)。

但困擾我最大的是,時而尖銳,時而轟隆隆,持續在腦內作響的耳鳴聲。

在吃藥一個多月後仍不見起色,看了兩三次醫師仍找不到解決的辦法後,我開始不喜歡與人交談、不接電話(因為也聽不清楚),放學便趕快回家,耳鳴那種如影隨形的痛苦已經快把自己壓的喘不過氣。

偶爾我也會在家中嘗試十分鐘的禪定,但當時初學禪定,還未能領悟如何專注脈輪難以入定,有時雖會獲得短暫的寧靜,但下座後耳鳴總是會回來找我,彷彿宣告自己是否一輩子都不能離開它。

我也曾告訴自己說不要放棄希望,要相信身體一定會好,但當隔天醒來張開眼,又出現耳鳴的噪音時,就會忍不住躲在棉被中流淚,擔心自己是否一生都和耳鳴相處,要過重聽的日子。

直到某天社團學姐在學校找到我,並且一起去精舍,禪定前,和我分享可以用一顆很感恩、虔誠和懺悔的心,和 師父及 佛菩薩說話。

當時,我就很虔誠地和佛菩薩及悟覺妙天師父說:「我的身體很苦,我的心也很苦,我不想再受這種苦了…希望 佛菩薩可以幫助我,我願意盡力再去幫助更多的人。」

之後的禪定,是我第一次可以坐到二十分鐘,禪定過程中內心覺得無比的祥和,而且竟然完全沒有感受到耳鳴。

下座前,內心忽然一片光亮,然後有一股聲音告訴自己:「你一定會好!」。

下座後,雖然耳鳴又回來了,但是內心已不再害怕,因為有一股信心支撐著自己,佛菩薩已經在禪定中給了我祝福和力量。

記得那幾天心情都很平靜,很安心,沒有特別再掛心耳鳴和重聽的煩惱,不知不覺大約過了一個星期,某天醒來我發現耳鳴不見了!

我腦袋中沒有再出現嗡嗡嗡的噪音了!

去醫院再次檢查,聽力醫師也說我恢復正常,可以不用再吃藥只需追蹤。

我真的很感恩,我知道這都是佛菩薩及妙天師父的造化,我也很感恩那位陪伴我去精舍的學姐。

我決定之後除了要固定去精舍禪定,也要做佛菩薩的千手千眼,把印心佛法的福音告訴所有人,希望大家都有機會可以把握到禪及佛菩薩的大威德力、生命力、智慧及慈悲,離苦得樂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請注意發言禮貌。